澳门赌场


(輕熟日常)學語言,浸在環境裏便行   向南

 三年前女兒在不樂島幼稚園入學前,學校主任再三安撫我不用擔心孩子適應語言的問題。她提及一個例子,之前一個日本小同伙入讀最低班,一個月後就能流暢地跟老師和同學溝通,島語說得比他怙恃還好多了。但是,我總要擔心女兒在適應新環境的同時,還要完全聽不懂老師跟同學的說話,會有多挫折。

 一個月過去了,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。首先,學校是正宗蒙特梭利幼稚園,每天有半天時間都讓學生操作教具,這塊我女兒特別喜歡,所以她每天都很喜歡上學。然後,老師說她惟独首兩三天是不開口,一直在觀察大家的言行,但第四天已不斷嘗試跟老師對話。哪怕從簡單的,我想去尿尿、我還要水果等,到第二週已跟老師說,今天媽媽送我來上課。

 第三週回家,她已可跟我說全班同學的名字,還是跟哪幾個是好同伙,以及在學校裏做甚麼。雖然有時候,她以為把廣東話的字唸歪一點就是島語,但三週後,她已有才能把廣東話翻譯。例如最初她想說「頭先」做了甚麼事,她會以標準語說「頭先」兩個字。然後我會糾正她說,島內沒有「頭先」的說法,應該說「剛剛」或「剛才」。如是者,她從廣東話式島語,換成島語式廣東話,只花了一個月,再一個月後,她已可靈活運用島語單字超過兩百個。

 回來澳門兩年,感覺女兒島語有退步,但學習普通話確實比同學快,偶爾我們會跟她用普通話聊天以維持她對語言的靈敏度。正因為有了她幼時的經驗,我們相信學習語言真的很需要環境,所以现在為了幫她掌握英語,我只能咬緊牙根花昂扬的費用讓她參加全英的課外興趣班,指望再過一段時間以後,我又可以在這裏和大家分享她的后果。(不落島歷險記之一百零六)◇